搜索
精彩活动当前位置:首页 > 精彩活动 > 煜晨的成长

煜晨的成长

“我还没有为煜晨写过文章,

记录下他一路的成长”


昨天在翔翔做客微课堂后,我脑海里忽然冒出这样一个念头,

陪着孩子们一路长大是一件多么美好幸福的事啊,有时候真觉得爱不过来,哪一个都是那么可爱,

尤其是在真正深入了解了他们的心之后,

你更会经常被他们感动,被他们爱,


因为每一个都是珍宝,他们的人生故事值得让更多人知道。


昨天在我的朋友圈搜翔小时候的照片时,跳出来一张两年前我们第一次上四个小伙伴的团沟课时煜晨的照片,



(摄于2018年10月)


那时的他还是一个肉嘟嘟的小男孩,有点婴儿肥,被爸爸叫他”小胖子“,


那时他打字告诉过我,不喜欢这个称号,请叫我”大帅哥“,


所以之后他就刻意控制饮食,这两年加上又长个了,现在的煜晨脸上可是有线条了,我把这张照片发给煜晨妈看,想起他当时的那个”小胖子“称呼,两个妈妈都笑了。



(摄于2020年8月)


我是在很多场合都说过煜晨的故事,

因为ECTA帮助煜晨打开沟通之门,又因为ECTA终于助他走出童年父母离异的心结,今天的煜晨也是一样的正向阳光,积极进取,上周还和翔哥在竞争三一班班长一职,让一向淡泊的妈妈大跌眼镜,妈妈说,妈妈永远支持你。


不过我居然没有在洁爱星声里用文字的方式替煜晨记录下这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想想真是待亏了煜晨。


今天就在洁爱星声里,回到差不多八年前的青聪泉,去抱一抱那个哭泣的小男孩

煜晨。




那时候的煜晨是个雪白粉嫩的小家伙,刚来时煜晨基本上都很乖,老师们都很喜欢他,我记得那时有老师管他叫“安静的美男子“,

煜晨很喜欢来青聪泉,嘴巴里也经常会念叨”去青聪泉,去青聪泉“,


他的一对高颜值父母也同样受人关注,爸妈都很优秀,对煜晨的事也非常上心,在我们当时举办的各项活动中都能看到爸妈积极的身影。




可是有一次我发现了有点不对劲,我记得那是日本明石洋子女士来给我们讲座那次,煜晨爸妈也都来了,妈妈当时面带忧伤。

不久之后才听说,煜晨爸妈离婚了。


那段时间的煜晨,经常在学校里莫名其妙的大哭起来,

煜晨是有口语的孩子,口齿也很清楚,基本需求也都能清晰表达,但是也常常会有很多碎碎念,听起来是语无伦次的话语。


我们无从得知他心里的想法,

但当时就感觉他的伤心难过一定和爸妈离婚有关,难道是脑子里忽然想起昨天爸妈有什么争吵吗?后来和妈妈求证,妈妈说我们从不当着孩子的面吵架,


那煜晨究竟是想起了什么?


那时的我们对孩子的认识仅限于表面,

不久煜晨也就毕业去了辅读学校。煜晨是跟着妈妈和外婆一起生活,煜晨妈还是会带着煜晨来参加青聪泉的艺术课,并没有完全离开青聪泉。爸爸也还会来看望他,带他出去玩。


听妈妈说他在离开这里后,会反复在家看青聪泉的圣诞晚会光盘,妈妈也认为这是他在想念青聪泉。


但究竟他对青聪泉记得多少呢?


当时的我们都不能完全了解。


一直到了2017年,在煜晨十岁出头的时候,我们开始了ECTA的探索和实践,

煜晨妈也是第一批就替煜晨报了名,可是一开始老师不够,我是先接了翔翔、沐沅、皓冉、盈盈,一开始也担心自己学艺不精,不敢接太多孩子,所以煜晨就只好先等着。


这里有一个小插曲,连煜晨妈都不知道,是盈盈妈有一天来上课时说起煜晨的情况不大好,说看到过煜晨发脾气时会打自己也打妈妈,陈老师能不能帮帮他。


我想起煜晨小时候那可爱的样子,其实初学ECTA的我,心里也没多少底,但还是第一时间就联系了煜晨妈,我们先试试。


第一次的字卡沟通,煜晨就给了我一个很大的惊喜,


当我用字卡问他的心情,在意的是什么时,他很快就选出自己的心结“爸爸离开我“,这个片段我后来讲了很多次,他一边选一边口语同步用上海话说

”脑子瓦特了,脑子瓦特了“,


当时一下子就给了我和妈妈一个确据,他完全理解,也终于可以通过这种方式来说出自己,记得那节课他笑得好开心,因为终于有人可以知道他在想什么了。




可是我这个菜鸟治疗师在后面的课上是犯了急进的错误,


有一次在煜晨来上艺术课时,老师们发现他脸上出现了两个大大的和熊猫眼一样的黑眼圈,妈妈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会把自己搞成这样的,




而且那段时间晨每次来上课都如同要来一场风暴一样,他会横冲直撞的冲进其他教室翻找各类玩具,什么水桶啦交通工具的卡片啦,他嘴巴里说得最多一句话是“再玩一分钟“,时间到了又根本不会理你,他永远和你说”再玩一分钟“,


妈妈也会在他身上找到一些小伤,不会有人打煜晨,那这些伤都是从哪里来的呢?


我尝试用字卡沟通问煜晨,黑眼圈是怎么来的,


他立刻用两只手顶住眼睛,然后用力摁在桌子上,

用肢体语言告诉我,是他自己弄的。


这说明当时的煜晨心里该有多痛苦。


于是我急着想帮助他,既然知道了煜晨在痛苦纠结什么,我是不是应该要好好和他讲讲道理。


那次的“讲道理”给了我至深的教训,我很认真的准备了一个PPT,想告诉煜晨人人都会有痛苦,不能陷在痛苦里呀,总要让痛苦过去,


我还用了一张今天看起来才知道最不应该的图片,上面是一个孩子在雨中奔跑,旁边配了一句话“没有伞的孩子就要快点跑“,



可就在我给煜晨讲这些时,他就越来越不对了,非要躺在地上,我也让他躺继续讲,他突然又起来非要爬到高处去翻上面的教具,


在各种崩溃中煜晨那天还重重的打了我一下,我感觉很懵,究竟是哪里做错了?


事后回想,突然知道自己错在那儿了。

我急于想帮助煜晨走出痛苦,但是在走出痛苦前,我完全没有理解和体会到他的痛。


就这样我们一路跌跌撞撞,一开始用字卡沟通,我发现煜晨很喜欢我用一些成语或比较深奥的词语,因为他有口语表情也很多,我能感受到当我问对了,或猜到他的想法了,他会非常开心。


妈妈也说最近在家里一直会念叨“上沟通课,上沟通课“,妈妈知道他喜欢,虽然那时还是会有各种状况,但妈妈坚持要送煜晨来上课。


在学习了拼音后,有一次许老师来上海督导,煜晨一进教室时就紧张的对着教具室门口张望,许老师却笑着决定要推他一把,在那节课上煜晨第一次打字成功,


他打字说许老师是星星孩子的“东方红“,

他的愿望是”出国“,


自此,我和煜晨的沟通总算是推开了这扇门,




从一开始的打单词,到渐渐一句一句短语,到一首首诗歌,短文,但最感动我的还是他愿意敞开心扉,把心里的话都和我分享。


(当时妈妈在课上的记录)


煜晨是第一个代表ECTA上场的孩子,那一年2018年的家长outing,也是煜晨学习ECTA一年多的时间,他和沐沅、妮妮作为首批学员代表,面对70多位家长老师,现场打字和大家沟通交流。


那次我都紧张得不行,煜晨更是在出发前就脸上的表情快抽筋了,路上我用键盘问他怎么了,他打字说上台紧张,但是等到真的上台,他却非常淡定的顺利完成,后来他在感想里说




“我煜晨也有今天“


那天他分享了父亲离开带给他的痛苦,奉劝家长


“千万不要分开,如果分开对孩子就是灭顶之灾“


为了孩子不要轻易分开,并鼓励爸妈要更相信自己的孩子。


打出字来的煜晨笑得好灿烂。




可是和爸爸的心结要解开就不那么容易了。


爸爸也很关心和爱煜晨,一直表示只要能帮煜晨爸爸都会尽力配合。在煜晨可以打字后,我也请爸爸来过,当面和煜晨沟通,爸爸又像煜晨小时候一样抱起他,他害羞的又像小时候的baby。




煜晨也通过打字写出了对爸爸离开的痛,


“一定是我哪里做错,才让你离开我“



(收录于2020年四月二日出版的诗集)


我以为这些都差不多可以让煜晨走出来了吧,

但并不是。


19年的每个假期我基本上都是要接到妈妈的求助,

“陈老师,煜晨又不对了“


有时候是和投币机干上了,

有时候是又站在哪里不肯走了,




有一次最严重,妈妈说他跑进一个有电的池塘,非要把那根电线,


特别严重时我都会赶去和煜晨沟通,

可是当时的一些事问出来了,看似解决了,过不多久又此起彼伏了,


那段时间妈妈也非常不容易,煜晨的个子也越来越高,力气越来越大,妈妈一个人根本拉不动他,只能在一边干着急,


有一阵他非要看各种鱼啦鸟啦,妈妈就带着一个小马扎,他要看妈妈就坐在马扎上看东田直树的新书,努力去体会当下煜晨的心境。


煜晨在沟通课上是说出来一些原因,

起因是外婆动了一次手术,带他很多年的阿姨回了老家,他更觉得分离是这么不可预防,也再次触痛了他童年的心结。


他层出不穷的问题让我和妈妈都非常担心,


那一年他在我们一年一度的家长讲座上就崩溃到躺地无法上台,是许老师的再三安抚才让他鼓起勇气走上台;


那一年夏令营他是惟一一个在山谷里狂奔的孩子,老师们为了追他都用尽力气;


那一年暑期班他就是不能和星之队孩子们一起好好上课,非要一个人躺在体能室垫子里,嘴巴里说“不要了不要了,再玩一分钟“


面对煜晨我也非常挫败,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帮煜晨走出来,好起来。直到有一天我在听一首歌《我有一个装满星星的口袋》,其中有一句歌词是


“我有一湖体验多年积攒下来的美好

不知该和谁分享“


我哭了,

我想煜晨愿意和我分享他心里的美好和痛苦,这就是我能为他做的事了。


后来我们才知道,之所以出现这么多状况,除了心理原因,还因为煜晨得了阑尾炎,是阑尾炎一直在隐隐作痛,加上心头这么多烦恼和思绪,才让那一年的煜晨发生了这么多状况。


煜晨为什么不和我们说呢?

很简单,他不想让我们担心。

心理加上身体不舒服,自己硬抗又扛不住。


爸爸也付出很多,有一次上海最冷的一天,煜晨和爸爸单独外出时,也是站在一个鸟笼子外面不肯走了,爸爸陪着他在冷风里足足吹了三个小时,真的快冻僵了。




等到煜晨阑尾炎发作,终于被送进医院动手术,爸爸陪在煜晨身边,才让煜晨的心结终于打开。


因为之前的爸爸多少还是会带着点说教,想让煜晨乖点,在看护他期间,爸爸无微不至的照顾,在病床边握着煜晨的手无比心疼的感觉,终于让煜晨释怀,


在一次课上煜晨说


“跟父亲的关系符合一般的父子之情,我希望爱在我们之间持续,

我热爱的父亲行动让我爱你,

我能给从小父母离异的孩子树立榜样,努力才是幸福之道”



并终于说出


“原谅父亲”


走出心结并恢复了健康以后的煜晨,状态自然也就一天天好了起来。


2020年后遭遇疫情,煜晨呆在家里自然也非常担心,可是他更担心的是青聪泉,


有一次电台徐记者来采访我们的网课,通过视频问煜晨有什么话想说,煜晨第一句说的是


“洁妈妈需要帮助,爱洁妈妈不要顾虑”

“我不能没有青聪泉”


当时真的差点让我泪奔。


后来煜晨还和妈妈打字说捐出他的压岁钱,要助青聪泉度过难关。


疫情终于过去,

今年的夏令营,除了码头上那声突入起来的汽笛吓到煜晨,其余时间他都是全程参与乐在其中,




今年的暑期班,他再也不是那个脱离队伍的小孩,认真努力的学习,并在暑期班结束后主动提出申请,要重新回到有知识有理解的课堂,




煜晨真的长大了,虽然因为自闭症带给他的症状一样还是存在,

他还是会紧张,会担忧身边的人,会想很多

但是他在努力控制自己适应着这一切,


正如他自己说的


“我发现童年稍纵即逝,明年我就不是小孩子了。

时间太快了,我从一名婴儿长成了少年,我感慨万千。

多少困难在我的童年,熬过那段艰难岁月,青聪泉陪伴我终于走出苦难。

荣辱与共共患难,不离不弃是多情受比施不如,得到不如付出,扛过考验的青聪泉将浴火重生,

我鼓励伙伴们积极向上,努力发光。”


现在煜晨在我的课上比我更像一个心理治疗师,

因为最近他一直在替别人操心,这个人要怎么样,那个人要怎么样,他都会帮我们分析的头头是道,还给出合理建议。


有一次他一边打一边嘴巴里念“欢迎光临,欢迎光临”,我想起这是我以前和他讨论过的美好未来,我们可以建一个星星咖啡馆,煜晨和小伙伴可以在咖啡馆里担任心理咨询师,就用打字的方式和有心事的顾客聊天,开导他们。


前不久煜晨给自己的人生做了规划


我计划分三部分,


第一、屈辱中恢复稳定情绪,爱父亲妈妈外婆。


第二、找寻适合自己的发展道路,循序渐近锻炼能力,爱护自己人生。


第三、自我控制人生方向,实现有意义的人生。



煜晨说过他想写的自传题目叫做《期待天明》,

我们一起期待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