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聪泉的博客

——用爱和智慧开启孤独的心灵,让生命更多彩

新校舍在哪里——陈洁校长

再过没几天,一年一度的九九公益日即将到来,99公益日”是由腾讯公益联合公益组织、知名企业、明星名人、顶级创意传播机构共同发起的一年一度全民公益活动。

用用互联网核心能力推动,用轻松互动的形式,发动全国热爱公益的网民通过小额现金捐赠,同时还有腾讯公益、爱心企业的配捐,爱心助力各个公益组织的公益项目,为此每年这个时候就是各大公益机构的筹款最佳时机,不仅是为了各机构所致立的领域和项目筹款,同时也是让我们所服务的人群获得更多的社会关注,扩大社会影响力。

每年的青聪泉也会竭力发动身边的人,我们的家长、志愿者、爱心企业,都会纷纷向我们伸出援手,每年的9月7-9这三天,在腾讯平台上为青聪泉的项目筹款,一分分爱心善款从四面八方涌来,有熟悉的名字、头像,有不认识没见过的网友,三天的爱心汇聚带给我们的绝不仅仅是筹到了资金,更是让我们坚持为星星孩子走出一条自立之路的梦想加满了油,让我们看见我们并不孤单,还有这么多人一直在支持我们。

今年青聪泉有两个项目需要大家的支持。

一个是每年青聪泉都需要为下一年度的运营费用筹集资金,因为我们为减轻家长的经济压力,早期专业课程的服务性收费始终坚持公益,以远远低于商业机构的收费来维持高昂的房租、和每年都在涨的人力成本,

收费只占我们每年成本的50-60%,其余不足部分需要由筹款来补充,这也是为什么99公益日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的原因。

但今年,我们还推出了另一个项目,那就是为我们总院的“幼儿部、School Star”新校舍筹集装修搬迁资金,这个梦,我们已经做了十多年!

十七年前,当我们在长宁天山社区里和第一批小星星们相遇,我们震惊这个世界上怎么还有这样一群又帅气又可爱又无助又像一个谜一样的孩子,也感动伟大的父母为了这个孩子不离不弃付出一切,“总要有人为他们做点什么,让星星的孩子因为有我们而有希望”,正是带着这样的初心,我们开始了陪伴星星孩子和家庭的公益之路。

我们在各样的课程设计、活动安排上,我们都竭尽所能,希望能和家长们一起,给星星孩子一个同样幸福美好的童年,不能让无休无止的各种枯燥乏味的训练毁了他们的童年,在青聪泉,“普通孩子有的,星星的孩子也要有”,我们把小小的校舍布置的像幼儿园一样,除了有两节一对一的个训课和普通幼儿园孩子不一样,其他的活动都是寓教于乐,丰富多彩,在我们School Star小学部更是在原有的理念和基础上,为满足孩子们求学的渴望,设计了更多有趣的课程,还有每月一次的户外教学,春秋游,夏令营,运动会,游园会,我们的孩子不喜欢放假,因为在家实在太无聊了,他们更愿意在青聪泉幸福的学习,快乐的生活。但只有一件事,是我们十七年没有为孩子们做到的,

那就是梦想中的“新校舍”

如果,

我们有一间间宽敞明亮的教室,

有一个可以奔跑的操场,

有各种功能的音乐、美术、心理教室,

在我们自己的操场上升国旗,

那个画面该有多美。

作为孩子们的洁妈妈,这个梦我一做就是十多年。

每当我走过一所幼儿园,我会不由自主停下脚步站在围栏外眼巴巴的往里面看啊看,想象着我们的孩子也可以在那片绿地上奔跑,在秋千架上欢笑,我当然也希望更多的孩子有机会去融入普通学校,但同时我也深深知道很多的孩子并没有这样的机会,或者说即使进了,也会遇到很多很多的阻碍,困难,我希望能为孩子们打造一个属于他们的乐园,一所属于他们的幸福学校,这些年,我们也从未放弃过寻找的脚步。

记得在我们第一次搬家时,我多希望能寻觅到合适的场地,可是当时我们的能力,能租得起一个三百平左右的校舍已经是竭尽全力了,当时的感受真的就是“梦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差不多十五年前,我对着当时也是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找到的校舍暗暗对自己说:

“先在这里好好长大,以后一定能有机会找到更合适的校舍”,在这间校舍里我们差不多呆了三年后,规模是有了不小的发展,当时我们还找了上海慈善基金会的夏秘书长,夏老师也为我们向有关部门呼吁,当时真的是差点就有机会有两处幼儿园校舍有租的可能,但都卡在最后一关,总之就是我这里巴巴的盼着空欢喜,一遍遍的在网上看着那个空想中的校舍,最后杳无音信,那个过程非常折磨,为此我还得了一场不大不小的病,等手术后不久,更坏的消息传来,我们所在的那栋商住楼,不知是有人投诉还是新上任物业想整顿秩序,忽然就勒令我们在一个月内限时搬迁,在我们走投无路时,当时的申江服务导报记者还来才放过我们,为我们的窘境写了一篇报道“上海知名自闭症机构差点要流落街头”,危难之际是当时的长宁区委副书记夏书记联合了区残联、民政局为青聪泉的发展想方设法寻找合适的校舍,当时夏书记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陈洁啊,你写的信我都收到了”。

当时真的眼泪要下来了,危难之际感谢夏书记和当时残联、民政、街道的各位领导,为我们找到了在哈密路的一处500平校舍,当时程理还想帮我们和物业沟通,能否在靠墙的一处小花园开一扇小门,让我们的孩子出去晒晒太阳,因为居民的反对这个愿望还是没有实现。

但是在当时对我们来说,能够不流落街头,而且面积也大了许多,租金上因为有民政、残联、街道两年内的房租补贴,总算是转危为安。

这一呆就是11年。在这里,我们渐渐发展壮大,无论是我们的教育理念,内部的管理,还是对外宣传,社会公信力都有了长足的进步,但是这处校舍的局限和不足也越来越明显,首先它是一处商铺用房,没有户外场地是先天不足,记得有一次我们接待一批来自以色列的专家访问团,下了大巴走进我们的校舍他们开头问我的第一句话是:“Where is garden”。

我只能苦笑回答“No garden”。

我明白他们的诧异,他们觉得特殊孩子更需要户外运动,呼吸新鲜空气,晒晒阳光,怎么可以没有garden,我也想啊,但是在寸土寸金的长宁,真的太难了。

这些年,我们也从没放弃过去向有关部门呼吁的可能,2013年,是我们离梦想最近的一次,那一年的四月二日,我们在刘海粟美术馆举办了一次画展,非常有幸邀请到了当时长宁区区委卞书记,卞书记在为我们的画展剪彩,看完孩子们的画作后,问我青聪泉需要什么样的支持,我当然第一时间就呼吁了校舍,卞书记还特地在会后召集了各部门来商讨支持青聪泉的方案,区委办公室主任在排摸了区里的资源后,当时是定了一栋茅台路的2000平带院子的独栋院落,甚至还商讨了租金方面如何扶持的方案,那期间可把我激动坏了,带着老师们反反复复的讨论,这里要做什么,那里要做什么,甚至还找了设计师把图纸都画出来了,至今还保留在我的电脑里,当然结果是,因为书记的调任,这套让我相思成疾的房子最终还是擦肩而过了。

擦干眼泪,随着孩子的人数日渐增多,我们只能在哈密路这条街上扩大规模,这两年陆陆续续增加了三处店铺,面积扩大到近900,租金也高达年130万,这对我们来说是沉重的压力,但问题还是没有解决,因为房子还是不够用,随着孩子们渐渐长大,狭小的空间已显得过于拥挤,孩子们多次通过电脑打字表达希望能够有宽敞的教室和户外的操场,希望有更多趣味的体验和活动,早日告别“老破小”的校舍,而最令人头疼的是后面排队入学的孩子目前都没有教室,这样窘迫的情况让我们无法去为这些孩子们做更多。

今年的预备班已经没教室了,我们不得不把原有的阅览室改造成一间教室,那明年怎么办,那么多眼巴巴盼着来这里入学的孩子和家长,为了孩子们,我们只能明知很难,还是要继续去寻找。

不久前,翔翔妈推荐了一处空关很久的小区内带院落的房子,我兴冲冲地去看了,果然是梦想中的家园,该有的都有了,而且面积足够大,可是当我们四处打听后去向有关部门申请时,听说这里刚刚被一家企业定了,我们又没戏了。

写了这么多,一次又一次的尝试,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但一次又一次重新站起来,为了孩子们,再次踏上征途,要四处去寻找。

多多爸看我发在朋友圈的文字,笑我是得了“相思病”,这词我觉得很准确,真的是相思十余载,如果我们也能给孩子们一片青草地,孩子们可以在属于他们的草地上奔跑,在沙坑里玩沙,在最爱的秋千上荡呀荡,每个班有一块专属于他们的蔬菜地。

有明亮宽敞的教室,有可以和普通孩子一样升国旗敬礼做操的漂亮操场,总要乘着我们还未老去,要去为孩子们实现这个梦想,2021年已经过去了三分之二,接下来的这四个月,我们一定要为孩子们找到一所理想中的校园,这段时间,我们已经开始在四处寻找中,我们需要寻找到1500平以上,带一个院子,离地铁步行十分钟左右的地方,我们在长宁已经有十七年的时光,这里给了我们很多很多的支持和帮助,不到万不得以我们实在是不舍得离开这里,所以第一愿望是能在长宁找到适合的校区,实在不行,以交通方便为次要考虑,要实现这个做了十七年的梦,需要很多很多的资金,

为此在今年的99公益日中,我们为新校舍的装修搬迁项目需要筹集善款,让更多人看见,点滴爱心汇聚成海,

这个梦需要在您的帮助下去共同实现

让一起来为孩子们的梦想助力吧!


添加日期: 2021/9/7   浏览量: 29   来源: 默认     转播QQ微博

昵   称:
内   容: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