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青聪泉的博客

——用爱和智慧开启孤独的心灵,让生命更多彩

未来的星星主播等你来实现——陈洁校长

01
 
最近这段时间,熟悉我的朋友一定会发现,我添了两件每天必要打卡完成的任务,
 
一是每天早上空腹跳绳,从200开始,每天递加100,今日到达2000。
 
二是每天坚持发一条短视频,抖音,视频号,小红书,最高播放量加起来也有1千多。
 
这两件事都是从我在七月底假期去爬了恩施大峡谷之后,好像有一个什么开关启动,抑或是有一个新命令降临,于是对从学校毕业后就再也不锻炼身体的我,和对新媒体、视频剪辑等一窍不通的我,开始了两件对我来说都是极为挑战的事,迄今坚持三周。
 
年过半百为什么会做这两件事呢。
 
第一件很好理解,因为我想要有一个好的身体,让自己体力更加充沛,然后我就可以多陪星星孩子们走得更远。
 
上周一位新入学的父亲对我说,他们在各大机构花了重金,2百万都不止,可是孩子的进步停滞不前,也根本进不了小学。找到青聪泉在这里看到孩子是聪明的是有希望的,爸爸激动的说,“我们就在这里,哪儿都不去了,方向对了,就不怕路途遥远。”
 
是的,我们深深欣慰我们找到了正确的方法和方向,这些年的摸索和收获已经证明了这一点,在欢喜方向对了的同时,我们也深知路途依然遥远。要陪着孩子们走通这条路,在家长未老去之前帮孩子们自立自强,首先我得有一个健康的身体。
 
这次是挑战恩施大峡谷之前我是有很多顾虑的,因为听说大峡谷要爬一整天,很多人在评论区都说爬下来腿都废了。一直觉得自己体力不够的我,自然是顾虑重重,甚至想放弃。一会儿觉得不行就坐滑杆吧,可是又怕坐滑杆不安全;一会儿想要不四座山峰我就爬两座再原路返还坐索道吧,想可多了。
 
要不是帅叔坚持去,他说来都来了,恩施最有名的景点怎么能错过呢,于是我就将信将疑的,开始了登山的脚步。
 
上山前我们在山脚下迎面看到了一个旅行团几乎人手一根拐杖,帅叔笑这画面就像丐帮聚会,我很有自知之明的也立刻买了一根登山棒,顶着帅叔的嘲笑,开始了一级一级的爬坡。
 
整个过程凡是爬过山的人应该都能想象,就是忽而是无尽的台阶,爬得你气喘吁吁;忽而是豁然开朗的美景,让你美不胜收。
 
这一天是怎么过的呢,我们是八半从恩施市区出发,十点到达恩施大峡谷景区,开始漫长的攀爬,最后是下午六点四十,在夕阳快要西下的时候,终于踉跄着脚步走出大峡谷的景区大门。
 
拄着拐杖的我,在大峡谷无穷无尽的台阶上艰苦攀登,一边爬一边想我这是为了啥,这不是花钱买罪受吗,怎么还没到头啊!而一旁的挑夫们会不断兜售,姐不用那么累,花200就给你挑到大门。
 
可是爬着爬着,我就渐渐没脾气了,看到台阶就拐杖撑地手脚用力,一个字,爬就对了。既然选了这条路,就没有退路,也不去想那么多,只有往前走,才是最后的赢家。
 
终于走到大峡谷电梯的时候,我都不敢相信我们胜利抵达了,帅叔拍下了视频里那一瘸一拐的我,真的是酸爽自知啊。
 
但是从大峡谷下来以后的我,顿悟了两件事,
 
一,我得有好的身体和体力才能陪孩子们走得更远;
 
二,不要总觉得自己不行,干就对了,你比自己想象的还要有潜力。
 
恩施大峡谷我都能爬下来,跳个绳我也可以的。
 
于是我把那根带回来的登山拐杖放在我每天跳绳的面前,开始了我之前的人生岁月里从未做过的挑战,每天+100下的跳绳打卡。从第一天的气喘吁吁200下,到今天的2000下,顶多才3周时间,而我居然能每天上一个台阶,所以从不做到做,再到做到,只有一念之差。
 
 
 
02
 
再来说大峡谷归回后的第二个打卡--每日一条短视频。
 
我每天的工作已经排得满满当当,外部联系,内部管理,青聪泉几乎每个月都会有的各大活动,各种会议,还有我担任的周个训,团沟课等课程,我的时间是非常紧张,而且对新媒体我几乎是一窍不通,之前外联部提出过希望多拍一些视频,为了带头我也拍过一些,基本上是每周拍一条,我是当任务去完成,拍完了交给外联老师由她去剪辑,发了有没有人看也并不放在心上。
 
前几年从未留心去看短视频或直播,我觉得这些都太费时间,需要买什么淘宝一搜就可以啊,但是东方甄选董宇辉的走红曾让我眼前一亮,这个长相奇特却出口成章的董老师,他的故事非常励志,我还用他的故事给孩子们上过一期团沟课,如果他能火,咱们的孩子学有所成是不是也能在直播时代里有属于我们的星星频道。我隐隐觉得,这好像是一个方向。
 
于是在我们新校舍装修时,我们就提出过要有专门的直播间,设计师帮我们把大厅入口的咖啡吧合并为直播间,在对未来的规划里,我们已经有了一点点创想。
 
在连喘带跑完成上半年的工作后,我是带着一本教小白怎么剪视频的书上的飞机,两小时的航程就把这本书读完了,才知道原来字幕是不需要剪辑的人一个字一个字码上去的,现在的剪辑工具太强大了,当年拍一个短片还不得采编播好几个人呐,一条片子不得大几万呢,现在人人可以自己录自己剪自己社交账号上播,像我这样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人,才刚刚恍然大悟呢。
 
为了找到一些“网感”,我开始花时间看一些短视频,才发现这玩意儿很容易上瘾,“抖音三分钟,世界两小时”,我得使劲儿自控才行。但因此也说明,这个领域是有多么具有吸引力,连我这样的人也会被吸进去,虽然上瘾不好,但的确短视频给了人们一个快速学习的可能,我关注了很多关于管理的账号,每个人都说得很有见解,我常常把他们的视频转发给我的同事们,这在以前不得去报个三五千的班,花两三天的时间去学习,当然这种形式的收获肯定各有不同,但利用碎片时间快速免费学习也是一个非常有效的方式。
 
那为什么我们不利用这种方式去普及自闭症康复知识,呼吁社会更多广泛关注呢?既然现在人们都在短视频直播这个领域里,作为需要大家支持的公益机构,再不与时俱进可就赶不上趟了。
 
通过一番学习我了解到,原来短视频的第一阶段是吸粉,积累到一定粉丝就会有带货的机会,如果我们能带货了,那困扰我们许久的售卖孩子们的衍生产品,课程书籍,不就不愁没销路了吗。而短视频的终点是直播带货,如果青聪泉能成功,我们不就可以让十八岁以上能打字的孩子在我们的直播间里担任星星主播,我们也可以去和一些爱心企业合作直播带货各类产品,我们的家长、志愿者们都来支持一下,这样我们的资金压力,孩子们的就业问题,不都可以有一个全新的可能?
 
前景和蓝图很美好,可是要吸粉这件事哪有那么容易呀。我的短视频打卡早于跳绳,从恩施回来的八月一日正式开始,和跳绳一样除了偶尔的周末休息一天,其余的日子我都是在认真录制认真剪辑认真发送,到今天已经20多条了,虽然成绩还不理想,转发点赞评论都还不足,但是,我在认真投入做一件事,这种感觉就仿佛回到了青聪泉刚刚起步的那段时间。其实每次要录视频前我也是会很不自信的,怕自己没说好,不知道说什么,怕没人看没人转发,说到底是怕失败,在未知的领域从零开始,怕无人喝彩丢面子。
 
当我会有这样一些胡思乱想时,脑海里又会有一个声音:“你不是从小就梦想过做播音员主持人吗,现在机会来了”。小的时候我曾有过这个梦想,虽然年轻的时候没有实现的机会和可能,现在老了老了,对着镜头你就可以为孩子们的梦想而当主播了!
 
我得抓住时代赋予我和孩子们的机会,就算是失败,也要去大胆尝试,万一成功了呢!
 
 
 
03
 
就在这时,我收到了长期支持我们的浦西扶轮社前社长Tony的邀请,早在年初他就曾和我说过,他现在创业新开了一家直播公司,业务蒸蒸日上,他建议我们公益组织也要用新媒体的方式推广,所以这次他们邀请浦西社社友参访他的公司,他想到也邀请我一起参加。
 
我当然欣然接受了邀请,周六的下午就和帅叔一起前往位于大宁的一个创业园区,第一次走进真正的直播间。
 
我之前去过电视台、电台,知道录制节目采访现场大概什么样,而现在的直播间,就等于自己建了一个演播室,自己就是电视台了。第一次走进专业直播间的我们都很新奇,我们看到一位主播激情四溢的在介绍他的产品,旁边有位助播就像相声里的捧哏一样在呼应吆喝,两个人一搭一档不亦乐乎。
 
在另个直播间,是一位美女主播对着镜头在柔声细语娓娓道来,Tony总介绍每位主播根据售卖的产品和自身气质,每个直播间的风格都是不同的。而直播间里的设施齐全,主播面前会有一个大的提示器,显示着商品售卖情况,和网友们的即时互动。
 
参观后Tony总还用心为我们做了讲解,从抖音的崛起说起,把短视频到直播带货,各个阶段都分析透彻,也就是说这条路是有机会的,但是是否能成就得靠自身努力+机遇。
 
在我请教Tony和他的合伙人我们公益组织是否可以将来也能有自己的直播带货,他们也都真诚的鼓励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不断尝试,贵在坚持。
 
回来以后,我考虑了一下,近阶段为了提高公众的关注度,我想把这十九年在特教领域里积累的经验和普通家庭父母分享,这会有助我们得到更多的关注,日后才能转为对星星孩子的关注。
 
亲爱的孩子们,52岁的陈老师开始了跳绳和短视频,因为我有一个要陪你们走得更远,要推你们当星星主播的梦想,你们是不是也要加油,今天好好学习,好好锻炼身体,培养坚毅勇敢的品格,让自己更加优秀,将来才能发光。
 
也请亲爱的爸爸妈妈们在各大平台上多支持我们,无论是我的个人号“洁妈妈谈家庭教育”还是青聪泉的视频号“上海青聪泉”,
 
转发点赞评论和完播率对我们都非常重要,支持青聪泉,就是在支持星星主播的梦想!
 
一起加油吧!

添加日期: 2023/9/1   浏览量: 307   来源: 默认     转播QQ微博

昵   称:
内   容: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