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聪泉的博客

——用爱和智慧开启孤独的心灵,让生命更多彩

青聪二十,岁月如歌(五)--打开局面——陈洁校长

 
上回说到,在青聪泉成立的前四年,一路经历着找场地难,招人难留人更难,注册难等阵痛,但是我们居然在一片坎坷荆棘中摸打滚爬活了下来,一路升级打怪,有了专业的积累,组建核心团队,并且渐渐在我们所在的社区和上海这座国际化大都市里,渐渐打开局面,有了自己的影响力。
 
 
 
专家来了
 
 
首先是陆陆续续走进来一批批的专家,我们早期没有专门的人员来记录,甚至连网站都没有,后来建了网站,都是后补了一些资料,而且都不完整。今天翻到了18年前的一则通讯,记录的是特教前辈方武、李宝珍夫妇早在06年来参访青聪泉的片段,看得我也一阵唏嘘。
 
估计两位老师自己都不记得他们曾经来过,在历史的长河里他们一直在关注着这家当年只有两间破小屋子的小机构,前辈对特教事业的敬业和润物细无声的爱深深的影响着后来的我们。
 
来自日本的千叶县特教协会会长、日本秋樱园自闭症训练中心的创办人,从事自闭症训练有三十年丰富经验的青山春美老师也是对我们机构发展起到关键影响作用的一位专家。从事自闭症训练有三十年丰富经验的青山春美老师是在日本虹文库故事会江田先生的引见下,来到了青聪泉.青山老师说看到我们就好像看到了当年的自己,三十年前也是在一片困难中艰难起步,想要为孩子们多做一些。老师赠送了我们一套套日本专业书籍,其中就有那套日后对我们影响深远的明石女士的《通往自闭之路》,青山老师还提出日后有机会想邀请我们去日本参观学习,看一看日本是怎么做特殊教育。没想到老师这么说,两年之后就真的成行了,等我在后面的篇章里再说。
 
还有当年在香港特殊教育机构-彩虹计划的计划总监濮正璋博士,他师从中国自闭症之父陶国泰教授,又在美国攻读了特殊教育,自己还办了机构;上海本地的专家上海精神卫生中心的杜亚松教授,上海儿科医院心理科主任高鸿云教授,香港协康会会长Nancy等等,都曾来无私帮助,悉心指导,这些都是我们特教路上的恩师,至今回想仍深深感恩。
 
 
 
媒体来了
 
 
这个阶段的青聪泉也渐渐打开了媒体宣传的局面。最早期曾有纸媒来采访报道,留在记忆中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2007年12月25日晚8点半东方卫视的《真情实录》栏目,将播出关于我们青聪泉和孩子们的故事的记录片。前两个星期里电视台编导和摄影师在青聪泉前前后后采访拍摄了近一个星期,家长代表、老师、志愿者、孩子们都勇敢地面对镜头,把这几年的酸甜苦辣都一一向观众讲述,这里要特别感谢亮亮、乐乐、怡怡、超超、方方和其他愿意让孩子露脸的爸爸妈妈,是你们的支持和参与,才有机会让社会大众更了解家庭、民间机构的疾苦。
 
 
 
《真情实录》
 
 
当时有一位小周记者来跟踪拍摄前前后后采访近一个多星期,家长代表、老师、志愿者、孩子们都勇敢的面对镜头,把这几年的酸甜苦辣都一一向观众讲述,甚至连我家都去了,正好记录下当天我没来得及去接女儿,导致她坐错车去了人民广场,我一路泪奔的情景。那些年全身心投入在创办过程中,顾此失彼对女儿的照顾关心不周,是我作为一个母亲心里深深的亏欠。
 
 
要特别感谢第一批愿意让孩子露脸的爸爸妈妈,因为那个年代很多家长是不愿意面对镜头的,甚至有一看到记者就抱着孩子夺门而逃的。但是如果所有人都把孩子藏起来,那么我们怎么能指望社会政府给与关注和重视呢?观念的改变需要很长的时间,这也是当年之所以那么难的原因所在。
 
 
我至今还记得在我们唯一一间班级教室里接受采访的场景,当小周记者问我为什么这么难还要坚持,一滴眼泪从我的左眼滑落,其实我是一个不爱当着人的面掉眼泪的人,因为我爸从小教育我不能在人面前哭,因为这会显得你很软弱。可是那天那滴眼泪就这样不争气的掉了下来,因为说起这些孩子,看到每个家庭正在面对的极大的困境,我眼睁睁看着,也做了我所能做的努力却依然深深无助,那份痛至今回响。
 
 
07年12月25日在东方卫视晚8点,第一部关于青聪泉的纪录片《这里有爱》就这样在电视机里播放了,我看得时候感觉差点要从凳子上掉下来,因为从来没上过电视啊,也从来没把自己的生活展示在所有人面前,那份忐忑和激动想起来是很有趣的。
 
 
同时期我们还受杭州电视台邀请,我带着诺诺爸爸,乐乐妈妈一起去了杭州电视台的演播室拍了一期访谈节目,我们不停地说,真想把一肚子的苦水倒出来,让更多的人知道。
 
 
 
 
《谁来一起午餐》
 
 
那时上海民政局联手东方卫视一档非常有名的节目《谁来一起午餐》,我已经不记得是谁的推荐,总之第一期公益类的节目就邀请了我,那天我们全部人马都去了,家长,老师,包括我老公,都坐在台下看我和另一位选手PK,底下坐着一排评委,其中有当年非常火的柏阿姨,袁岳,俞茵等,嘉宾Boss也是当年非常火的陈光标,节目的紧张度可想而知,比如第一回合是用一分钟时间介绍你的机构,称为这是和boss的电梯介绍,出发前我在家里练了几次,每次都根本讲不完,一急就要卡壳和乱,上了场就只能横竖横,一口气说下去,听到提示音的时候就只能说到哪里停那里了,我记得帅叔回家还表扬我了,时间卡的刚刚好。
 
 
一轮轮关于创办过程、机构建设、未来发展等提问非常尖锐,我好像是在比赛过程中渐渐放松,就像一个跑步的选手会慢慢适应跑步的节奏,我不敢去重看当年的录像,但是在当时留下来的照片上,我看到当年的自己在镜头里居然也可以谈笑风声,记得有一位女评委提到我在回答问题中提到了“挣扎”一词,她敏锐的捕捉到这一路的艰辛,确实挣扎呢,面临着一座座的大山,又舍不得放不下,只有战胜自己的纠结,才能勇敢往前走。
 
 
回想我的公益路上是经历过很多的失败的,如果从比赛的结果来看,这次的PK我是以失败告终,因为当天的Boss陈光标先生选择了另一家做贫困学生教学项目的,虽然当天现场的嘉宾和观众对我都有很多支持,主持人袁鸣也一直在帮我说话,但是当结果出来的时候,大家对我是一片哗然,尤其是和我一起去的家长老师,我自己内心说完全没遗憾是不可能,但是好像也没那么遗憾。
 
 
因为我们的目的并不是为了赢得什么,而是借助这个平台,把我们和孩子们的故事让更多人看见听见,我这样做了,也战胜了紧张恐惧,第一次勇敢尝试,我记得站上那个PK台有点高,编导还给我垫了一个木板,我是踩着高跟鞋抖抖索索站上去的,那天的一幕幕都还在我的大脑里封存着,念念不忘。
 
 
这段视频记录下的就是今天文章里提到的那段时光,07年搬到第二个校区,墙上的老师照片,当年上课的情景,可惜当时的那批老师大部分都没坚持下来,只有小婕老师一个人留了下来,视频里说的话我好像已经重复了十七年,唯一改变的是发病率在逐年递增,和大家一起来回顾这些珍贵的画面。
 
 
(未完待续)
 
 
 
 
 
 
 
 
 
 
 
 
 
 
 
 
 
 

添加日期: 2024/4/28   浏览量: 286   来源: 默认     转播QQ微博

昵   称:
内   容: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