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聪泉的博客

——用爱和智慧开启孤独的心灵,让生命更多彩

青聪二十,岁月如歌(七)--坚守独立——陈洁校长

今天是2024年5月16日星期四,最近为了纪念青聪泉成立二十周年的风风雨雨,走过许多不平坦的路,我把每周四都空一些时间出来好在洁爱星声里写回忆录,今天早上阳光明媚,我在上班路上一路走来,边走边构思着今天要写什么,按时间顺序本来是该写写家里那些事了,在我忙于找场地,找有关部门注册,拼尽全力想要为自闭症孩子们和我这个小小的公益机构打开局面呼吁社会更多爱心支持时,曾有那么一段时间我是完全没顾上家里,以至于家里也曾状况频频,题目我都想好了,就叫“后院起火”,可是走着走着,忽然有一首诗跳入我的脑海中,而且还是修改了几个词,
 
 
 
“资金诚可贵,
 
 场地价更高。
 
 若为独立故,
 
二者皆可抛”
 
 
自己也不禁哑然失笑,因为近期也正在经历一个合作项目的谈判,好像又回到了过去岁月里同样曾面对过的取舍和选择。这段故事和心路历程,确实值得回顾和自勉、共勉。
 
这样想着想着,走到我们今天双流路的新校舍门口,阳光正像金子一样洒在我们小小的院子里,但就是这么刚刚好,这个院子把孩子们围住可以不会乱跑,我们幼儿部的孩子们正奔跑在阳光下,绿衣老师们陪跑在他们身边,欢笑着嬉戏着,这个画面好美,我对自己说,这不就是这二十年的努力和拼搏,最好的成果吗?
 
回到岁月长河中,细细算来,曾经有过三次对当年的我和青聪泉来说,是极其困难之中有外界向我们伸来的援助之手,不仅可以救命,还可以让我们的发展一下子上一个大大的台阶。可结果都是,在纠结顾虑之后,我还是拒绝了。
 
 
第一次是在我们初创半年不到的样子,有一对我之前就认识也印象非常好的台湾老师,她们想在上海办一所融合了早教和特教的机构,她们看到我刚刚在玉屏南路开始了青聪泉,就特地过来看我,那时我们正在全力以赴办第一次的暑期班呢,我在之前的文章里有介绍过那一年我们是怎么热火朝天每天都干劲十足的陪伴着当时的六个娃,她们来看了以后很感动,提出希望能聘请我去担任她们的机构院长,我记得她们的原话是;“我们需要一位院长去爱孩子,爱家长”,
 
感谢她们对我的信任和期望,可是我思来想去,虽说当时青聪泉刚创办没多久,既没有品牌也没有资源,和她们合作或许是比我一个人单打独斗要容易许多,可是,又好像哪里不对,所以估计是因为我一直没给确信,这件事后来也就没有了下文。
 
第二次的合作邀请,是在我去北京参加了全封闭的英语培训,培训项目的校长在几次交往中非常认可我的“能吃苦”,他说全国三自教会正在筹备要办自闭症项目,他介绍我去和他的老朋友也是三自教会的邓牧师见面聊聊。
 
我在回到上海后,按校长给的信息去了位于上海黄浦区市中心的三自教会办公地点,那是一栋古色古香的欧式建筑,有一位很有风度的牧师见了我,后来我才知道他是上海三自教会的第二大负责人,非常和蔼可亲的和我谈了他们想创办这所教会机构的设想,中心思想是会有一个很大的场地,再也不用担心每个月没钱交房租,因为三自教会的弟兄姐妹会捐款来支持这个机构的运营,但前提是青聪泉就不存在了,要更名用教会的名字,为了补偿我的付出,牧师还提出可以把青聪泉前期的投入算一下成本给我。
 
回来之后我反复纠结了很久,我在意的是如果这样做是能够给到更多孩子和家庭真正的支持和帮助的,那么我个人的利益和叫什么名字都不重要,但我又担心如果失去了独立性,日后所有的决定权都必须走流程,听从上级命令,不知道那时的我为什么会认为这是一件很关键的事。虽然那时我们既没场地又没资金,要人没人,要钱没钱,当别人可以给我们这些,我就像一个极为饥渴的人,眼看着找到水源了,却犹豫着喝了以后就要失去独立自主权了。我也问了不少身边的朋友,每个人的说法都不尽相同。
 
在我纠结犹豫的时间里,有一对一直都很支持我的在我心目中就像恩师一样的夫妻,他们是强烈反对合并收购,因为看到我一直没有松口听他们的意见,他们就离开了我,从此不再继续支持。这件事对我有很大的伤痛,因为我觉得我不能还没想好就贸然决定,更不能别人说什么我就是什么,我需要时间想清楚没有错,只是伤心为什么他们不理解。最后我想清楚了,再难也不能失去自主权,如果样样都要打报告等上级批复再决定干还是不干,我觉得这件事肯定做不成。不管叫什么名字,青聪泉也好教会的爱也好,我得让这个组织保持独立。
 
我把这个决定告诉了教会牧师和校长,电话里一直关心这件事的校长听完没有生气,反而劝我说虽然失去这个机会你可能自己做会很累,能帮助的孩子一下子也会少,但是上帝给每个人的任务都不一样,有人带30个,有人带100个,你今天带30个,那就好好带。我觉得他说的很对,当年的30个孩子,我就尽心尽力去带,而今天,我们的规模已经是100多了。
 
还有一次,是我受邀去参加一个论坛,当时出发前邀请我的人提到主办方会给我们一笔捐款,期间有意无意间提及要安排他当时的中国女友进我们机构担任社会工作者(也提到了薪水),虽然没有明说这是一个交换条件,但是如果我答应了,我不知道对方会不会介入我们的管理,会不会以捐款人的身份对我们提出各种要求,所以我还是没有接住这天上掉下来的馅饼,我也能感觉到对方的态度有变,之前说过的那一万美金捐款也就不了了之。
 
拒绝比接受难多了,当年的青聪泉多么需要资金和场地啊,那是我们苦苦寻觅而不得的宝贵资源。
 
还有后序,第一家邀请我的后来她们办的机构面积是800多平,整个楼面装修得用上海话讲是“弹眼落睛”,我也去参加过她们举办的活动,看到一位曾在我们简陋的玉屏南路机构里上过课的家长在她们那里谈笑风生,说心里不失落是不可能的。第二家后来也就没了交集,只知道他们在浦东开了机构,这么多年应该算是不温不火吧,但都肯定比我一个人单打独斗孤军奋战日子要好多了。
 
只是回首往事我并不后悔,虽然机构小但是绝对不能没有失去自立和自尊,我们再苦再累,保持独立走自己的路,才能闯出一片天,带着我们的孩子和团队,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往前走。
 
所以今早的上班路上会跳出来这几句
 
“资金诚可贵,
 
场地价更高。
 
若为独立故,
 
二者皆可抛”
 
 
 
(未完待续)

添加日期: 2024/5/20   浏览量: 249   来源: 默认     转播QQ微博

昵   称:
内   容:
验证码: